周鸿祎认为,存在未知的市场才蕴含更多机会,“很多机会刚出来时都不是敲锣打鼓的,一个机会如果BAT都看好了,往往不是创业者的机会”。

“转债是‘向下有底,上不封顶’的投资品种。去年12月正是国内政策从宽货币转向宽信用的阶段,机构对于股票和债券未来的走势都有一定预期。如今,可转债是当仁不让的好品种。”国金证券分析师段小乐表示。